你以为抖音只是个社交软件么?

  抖音短视频于2016年9月上线,到今天满打满算也有两年多了,前段时间又有消息传来,抖音海外版Tik Tok在印尼被封禁,而在此之前,Tik Tok在印尼的下载量达到了8860万人,是去年同期的8.2倍。

  有人靠抖音一夜暴富,带货无数,接推广接到手软,也有人刷抖音刷的彻夜未眠,刷进医院,都是玩手机,怎么就差别这么大呢?

  任何一款社交软件最终的目的都是要变现,抖音16年上线,最开始只是作为淘宝的一个外部推广途径,有一些人开始有意识的出产高质量的视频吸引粉丝,这是第一批网红的诞生过程。

  初代网红们对自己的粉丝利用率往往是很低的,他们可能自己开了淘宝店,可能帮其他淘宝店做推广赚钱,但这样杂乱的变现模式很容易降低粉丝忠诚度,造成大批粉丝流失,而粉丝们的购买力却没能真正展现出来。

  直到小红书上的口红一哥李佳琦的一声OMG,Amazing,直接带动粉丝们把一个品牌的口红买到断货,这个时候,粉丝经济的变现能力才终于得到了重视,网红们发现和自己乱七八糟的硬广相比,李佳琦推荐性质的试用,似乎更加符合粉丝的消费习惯,容易带来冲动型的消费热情。

  这种转变明确展现在抖音的的内容中,从以前斗技为主,到现在带货为主,先建立自己的品牌形象,然后进行产品推荐,甚至没有明确的推荐,只是“抖音同款”几个字往往就能激起粉丝的购买欲望,实现流量带货变现一条龙的模式。

  唯一的问题在于,抖音并没有自己销售平台,它的销售主要是通过淘宝或其他外链跳转进行的,现在的抖音干的就是电商平台的事,缺少的只是一个平台罢了。

  强大的技术实力和良好的产品体验,让抖音在海外多地进入当地人最受欢迎的应用之列。第三方市场数据机构App Annie的统计显示,不仅在越南,Tik Tok在日本、泰国、菲律宾、马来西亚、柬埔寨等国家都处于市场领先地位,均多次登顶当地App Store或Google Play总榜。

  据《日本经济新闻》报道,对100名日本路人进行问卷调查,结果有24人表示正在玩Tik Tok,此时距Tik Tok登陆日本只有短短半年时间,显示出后来者居上的势头。

  人们社交平台的接受度往往比电商平台要高很多,虽然抖音挂着社交平台的名头,干着电商平台的活,但不可否认,社交电商的潜入往往是悄无声息的,结合当地的电商平台,做同样的带货变现。

  抖音就像是一个中间人,干着电商推广的活,手里掌握着大把的流量和资源,吸引着电商平台的商家和客户,它很聪明的抓住了电商的根源,流量。

  做电商的都知道,有流量了再来谈转化,没有流量,什么都不是,抖音以社交平台的身份吸引了大量的用户,打造出了无数网红大V,这些人自带粉丝效益,寻求变现,电商卖家有变现途径缺少流量,两者可以说是一拍即合。

  但不要以为这样两者就是平等的了,抖音手握流量始终占据着优势地位,卖家们恨死恨活也无计可施,只能和抖音寻求合作。

  说到抖音缺少销售平台,只能通过外链跳转进行购买,让我忍不住就想到了Instagram。Ins作为全球性的一个图片社交应用,最开始也只是个普通的社交平台,后面被电商卖家们发掘出来,变成了电商销售的推广渠道之一。

  由于网红博主们强大的带货能力,今年3月份,Instagram新推出的一个名为“Checkout”的功能,通过此功能,消费者可以直接在Instagram内购买结算,而不需要跳转进入零售商的网站,自此成功实现了由社交平台到电商平台的华丽转身。